文学天地

  • 独酌纳兰容若,对饮仓央嘉措
    作者:张志远   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30     点击数:127

      “谁念西风独自凉,潇潇黄叶闭疏窗,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。”借着醉酒,独酌纳兰容若。

      “自控多情损梵行,入山又恐别倾城。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乘着酒兴,对饮仓央嘉措。

     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书香门第御前红人,雪域高原痴情佛陀,在最美的年华,本该饮着最美的酒、簇拥最美的女子,风花雪月,倜傥风流,不羁世俗走天涯。再回眸时,已是物是人非,沧海桑田。纳兰如天上玦月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仓央化作佛前睡莲,不度众生只渡情。

      马蹄声急,却归心似箭,驰骋塞外的岁月,羁栖良苦,思妻空房冷香啼曙,无意御前争宠,无心边疆建功,于惆怅中找寻爱妻的一颦一笑,他是宫廷最痴情的郎。

      闭目经殿香雾,摇动经筒超度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觐见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与她相见。菩提本无情,无奈仓央从来多情。他放得下天地,却从未放下在他伤口中幽居的她。他告别过生命中的万水千山,却只牵挂与她的生离死别,他是西域最大的王。

      尘满面,鬓如霜,背灯和月就华阴,一寸相思落月成孤倚。白狼秋意料峭,军帐之中灯火微寒,或许只有这壶中温酒,解这别离相思愁。这瓮芳意沁骨的甘醴,独缺卧榻佳人。纳兰的苦,谁人知?

      一种愁绪,粗犷忧伤;一种思念,百转千回。笑那浮华落尽,月色如洗;笑那悄然而逝,飞花万盏;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,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。依然执着那痴痴的笑,依然神伤那淡淡的愁。仓央的情,谁能与?

      这壶酒,能解千愁,眼睁睁随着无奈,思绪千疮百孔。


友情链接:博乐彩票注册  大发彩票  鸿利彩票官网  永利彩票  永利彩票  98彩票官网  大发彩票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